不一样发烧的《沛·3》


暂无

文/赖英智


国内发烧友对李小沛的录音耳熟能详,就不在这里锦上添花了,最新出版的《沛·3》精选辑24k金蝶,限量3888张,目前市场价格已近900元,相信很快又会和《沛·2续》一样,成为有钱抢不到的珍品。

拿到《沛·3》之后,第一个感觉是惊喜,已经很久没看到真正的24K金碟了。过去市面上很多看起来黄澄澄的CD,都是镀铜或铝染色而成,真正的金碟是用基盘上镀一层很薄的24K金膜,拿起CD可以透光。由于金属特性使然,金原子分布非常均匀,电镀层平滑如镜而且不会出什么任何孔洞,所以镭射光束得以百分之百完全反射,CD机的伺服改错系统不需要频密开动,声音自然比普通CD更具优势。同样的音乐内容,24K金碟会更加清晰,有极高的声音密度,极强的空气感。缺点是成本不斐,得利用纯金来制作,《沛·3》是久违的真正索尼24K金碟。



听到《沛·3》之后,第二个感觉还是惊喜,终于有一些私藏录音重现了。在李小沛前面二张录音珍藏中,基本上都从已经发行的唱片中去挑选,而那些原版唱片我大多已经拥有。《沛·3》却包含了三段未曾发行过的旋律,象是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与合唱团合作的威尔第歌剧合唱《希伯来奴隶之歌》、韩红的《天雪》,以及作曲家三宝的音乐剧《蝶》当中的《世界的尽头》。音乐剧《蝶》曾经在14张CD一套的三宝作品集中发行过,但相信听过的人应该不多,好听又热闹,错过实在可惜。

回味《沛·3》之后,第三个感觉仍然惊喜,有更多西方古典旋律被收录近来。潘小芬演唱多尼采蒂歌剧《爱的甘醇》咏叹调(原本是男高音的试金石)、李黎演唱普契尼歌剧选曲《我亲爱的爸爸》,以及威尔第歌剧合唱《希伯来奴隶之歌》。中国人演出西方古典音乐的成绩就不说了,过去我们较少听到李小沛参与大型交响乐团的现场录音作品,其实他录过很多年现场的交响乐,但他认为录交响乐团没有创作,而且就算费尽所有录音的手段,还是不如现场,许多问题太难配合了。譬如乐队协调性不够、空间受限、乐器音色参差不齐,录音师所有的劲都使出来想把乐团的音色平衡起来,终究事倍功半。“所以问我想不想再去录制交响乐,坦白说,还真不想去做。”李小沛如此说道。在《沛·3》中,透过这些古典旋律,还有潘寅林演奏的《苗岭的早晨》那娇艳无比的小提琴、史志有编曲《项王醉剑》那厚重结实有力的倍低音大提琴、秦立巍以1721年瓜纳里大提琴演奏的《对话集》,我们认识了这位号称“Hi-Fi蜜糖”录音师的另外一面。



了解《沛·3》之后,所有感觉是处处惊喜。李小沛参与了众多发烧唱片的录制,他不仅仅是单纯的录音师角色,而是用自己多年的经验和对音乐的理解,参与了各种音乐风格的创作。李小沛认为,“忠实记录,尽可能还原其最美、最好的状态,并表现录音师自己的美学观点。”他说,录音师要尽可能地丰富自己,录音师的丰富程度将决定他对声音的表现能到什么程度,技术其实并不复杂,但要利用技术达到自己的审美要求、让技术跟着自己的艺术观走。所以李小沛在中央电视台480平方米的大录音棚内,基本都是分轨录音最后再经混音制作完成,他不常用发烧友认为最真实与自然的单点录音。李小沛认为,单点录音并不是表现录音者的审美意识,而是尽可能将音乐演奏的自然状况呈现出来,但录音本身就是一种创作,透过多点录音,最后混音时可以用很多方法来摆设,譬如决定哪一项乐器做主体,哪一项乐器做背景,前前后后,位置都可以重新整理。

为了让后制作可以有更多弹性,李小沛甚至用很大的录音室去录制单一的乐器,通常录制单一乐器多半在小空间里进行,近距离拾取演奏的细节,但这种方式只有直接音而少了空间残响。在大空间收音虽然可以增加空间感,长混响却会影响到乐器本身的清晰度,如何二者兼顾,这就是录音师的本事了,李小沛完美掌握技巧。从《沛·3》录音中可以听到,不仅有很优秀的乐器形体,同时有宽阔的空间感,所有乐器录音时都已经带着大录音棚里面的空间残响,混音过程中只是删减过多的残响,拉出音乐的线条感,仿佛画家在修饰画面物件比例一般,既见树又见林。

这次李小沛在《沛·3》中的选曲,更好的表达了他所做有自我审美观的录音理念。他说一开始做录音,只追求音质、音色,后来追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所要追求的是更高的目标,他希望参与创作并去表现录音师的审美观。透过《沛.3》,我真正了解了李小沛“录音是创作,录音是艺术”的哲理。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