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太空来的黑武士:惊见Avalon盟 Tesseract旗舰音箱


 文/赖英智


曾经先后三次听到美国盟主Avalon的超级旗舰音箱Tesseract Statement,第一次在香港展会,表现不过不失,35万美元的定价让人听了倒吸一口气。第二次在台北圆山饭店的音响展,印象却不是很好。台湾朋友把Avalon Tesseract戏称为“大竹笋”,展会的房间前后距离很长,理论上可以让Tesseract的16Hz极低频延伸尽情释放(以全波长计算,要听到完整16Hz频率需要21米长度,1/2波长计算也要11米),但一方面天花板太高,而且都是格状空腔,天花板产生共鸣的点拉低造成反射时间过长。有人用Comsol软件算出空间特征频率模型,发现展房驻波集中在41Hz左右,偏偏Tesseract一直到20Hz极低频都有平直延伸,这就考验房间是否能吞吐如此长的振幅波长,还有分贝音压所对应的声音能量。答案是否定的,于是现场听来声音轰成一片,上半段与下半身脱节,怎么摆位调音改变直接音与反射音比例都无用,请哪位资深大师来也无解。最后只能以适当音量播放适当唱片,避开空间声学特征频率下的自然驻波共鸣点,才能听到较自然流畅的声音。



台北的演出非战之罪也!盟主Avalon宣称Tesseract是“史上科技最先进”的音箱,花了多年时间研发设计,从各种角度看都是以让声音发挥到极致为目的。在东莞长平冯长男先生的60平米听音室,第三次接触Tesseract,终于确定这是当今世界上最贵却也表现最全面的旗舰音箱之一。冯先生是非常资深的发烧友,先前玩过Wilson Audio MAXX、美国盟主爱神Isis等音箱,在当时都是旗舰产品。使用威信音箱过程中,冯先生发现要让古典音乐的低频在这个空间发出饱满宽松有密度的效果,一来音箱的低音单元要够大,二来功放的输出功率不能小,爱神Isis音箱让他非常满意,从此成为Avalon盟主的拥簇者。Avalon最早只是由Jeff Rowland协助的一个小品牌,主事者Neil Patel对第一款概念型号Ascent I并不全然满意,只生产了八对就停产。Avalon Acoustics自立门户后,设计者Charles Hansen(现为Ayre艺雅负责人)推出了名震一时的Ascent II,成为现代音箱设计的标志性产品。多年来Neil Patel主导的Avalon一直维持着最初的基本设计,例如后倾8度的单元排列、多角多边的前障板、昂贵木皮精细打磨的外观、抑制共振的高刚性厚重音箱等。



盟主喜欢用古代神话的神为音箱命名,Eidolon与Opus是希腊神话中的神,前一代旗舰Osiris是古埃及的神,而Isis就是Osiris的妻子,专司农业与受胎的女神。最新的旗舰Tesseract倒不是神祇,取材自漫画中阿斯嘉人遗留在地球的珍宝—宇宙魔方,这个足以产生庞大能量并制造虫洞的神物在二次大战期间曾被九头蛇军团夺取作为雷射坦克、大型轰炸机……武器与载具的能量来源,并在其袭击全球的计划失败后遗留在北极圈的深海当中,最后辗转被史塔克的父亲所回收,而史塔克用它制造了“钢铁人”。所以盟主Avalon Tesseract既不是本地发烧友口中的黑衣人,也不是蝙蝠侠和邪恶黑暗战士,我觉得它是更形象的外太空来的黑武士。
Isis是盟主以埃及神为名的最后一对音箱,它维持了Avalon音箱的一贯特色,包括:



●高中音与低音箱体独立结构,前障板是以8块3/4寸厚的MDF以高压加热黏合而成,钻石状多边形切割的前障板总厚度超过15厘米。

●新一代的单元。向下俯视的中高音箱体采用了德国Accuton 1英寸黑钻石振膜单元和7英寸陶瓷中音单元各一只。Avalon从Eton、Focal、NB Quart到Accuton钻石高音都曾经用过,着眼点主要是更好的极高频延伸,由24kHz逐步扩展到100kHz,完全可对应SACD等数字音源的要求。下半部独立箱体装有两只13英寸德国Eton Nomex-Kevlar复合音盆单元。从2004年推出的Sentinel II和2005年推出的Eidolon Vision(幻影钻石版)开始,盟主的中音由Eton改为凹盆陶瓷单元,Isis与Tesseract延续了同样结构。

●更精密平坦的频率响应。

●提高效率。过去Avalon音箱的效率大多是87dB/W/m左右,不能算是很高效率,但平均阻抗多为4欧姆,最低阻抗不低于3.6欧姆,也不至于过于难推,当然用大功率、大电流后级对声音还是很有帮助。Isis的效率提高为90dB,厂方说用60瓦的功放就能推得很好。




由于对爱神Isis非常满意,冯先生在没有真正听过Tesseract的情况下,就把中国第一对黑武士搬回家了,他有信心Tesseract可以带来更充沛的低音与更高的密度与重量感。Tesseract 发布时,盟主在宣传中强调这对音箱具有史无前例的一些特性,我们就来看看:



没有失真的宽频带重播 绝大多数音箱产品的频率响应都以+/-3dB标示,Avalon却是+/-1.5dB甚至是+/-1dB。Tesseract标示的频率响应是12Hz-72kHz -3dB,16Hz-50kHz ±1dB,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规格。号称世界最好的超低音音箱加拿大Paradigm Reference SUB2,一共使用了6只10英寸的低音单元,由一台输出4500瓦的D类功放驱动,低频下限扩展至10Hz(122dB),60Hz最大声压值可达到126dB,被用家誉为“能把房子轰掉的超低音音箱”。但这样恐怖的规格,放在盟主Tesseract前面根本是小菜一碟,透过4只15英寸长冲程单元搭载专利的等压式传输线设计,这对黑武士音箱甚至可以发出5Hz以下极低频,只要你的房间条件允许,要让声波吹动裤管轻而易举。


无相位失真 Tesseract的效率达92.5dB,平均阻抗5欧姆,最低阻抗4.6欧姆,建议扩大机功率是5-500瓦,也就是说大多数的功放都能发挥得不错。还有,Tesseract音箱在16-32Hz频率范围内,音量在-46dB内几乎没有相位失真;在200Hz-50kHz频率范围内其整体相位变化也不高于4.2度,不同阻抗下的相位飘移则在10度以内,这样的参数简直像仪器般精确。我们知道,音响系统中的反相类型共有5种,即左右声道音箱间反相、真实相位反相、传声器反相、多只音箱阵列中部分音箱反相,以及一只音箱中不同扬声器反相,现在透过太空技术General Radio2512高速FFT富里叶变换分析仪来辅助设计,可以解决一部份问题。单纯的相位失真并不足以影响听感,但是实际上我们所碰到的相位失真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它还包括立体声系统中左右声道相位失真不一致、不同的响度下相位失真的不一致、强音和弱音的时间关系改变、不同频率的信号相位失真的不一致等。相位失真会带来声场模糊混乱、声场结像被破坏、高频信息损失、加剧互调失真等许多副作用,通常是以单元前后位移,或者在分音器中解决,不知道盟主使用了哪种方式,但Tesseract都可能是平面单元以外相位失真最小的音箱之一。

●无群延迟 由于Tesseract的低音是独立箱体,又是有源设计,等于是主音箱加上超低音箱,二者的信号到达时间关系就非常重要,原厂说Tesseract在16Hz时的群延迟仅有1.5毫秒(0.001秒),精准度世界第一 。群延迟的概念来自通讯里的调制波,不同信号的时间差就是信号间的延迟,现在的科技水平只能“延时”,而不能“超时”,所以校正相位的时候是用“后发生”的信号做基准,延迟“先发生”的信号来保持二个信号时间上的一致性,而参考基准就是信号源的相位。通常群延迟计算必须在设计阶段就完成,发烧友则可以透过DEQX之类的设备做后期调整,先对扬声器进行脉冲响应测量,知道有哪些群延迟和频率响应误差需要校正,再以低延时FIR(有限脉冲响应)处理通过组微延时来校正这些误差,这样就能保持声像同步。简单的说,DEQX最大的作用就是通过对稍快的频率延缓,直至较慢的频率赶上达到同一脉冲响应,以恢复相位及时域的一致性,校准后就能发现音像明确集中并且极富动态。现在很多仪器上还有“瀑布图”功能,希望表示音箱在不同频率能量的时间输出,但由于违背了频率和时间的测不准关系,引起了许多的争议。因为把群延迟问题都解决了,Tesseract音箱当然就没有相位失真产生。

●最低的互调失真 音响系统中的失真是输出讯号波形中出现了不希望出现的波形变化,主要有谐波失真、互调失真、瞬态失真和相位失真等等。谐波失真是指声音在回放中增加了原信号没有的高次谐波成分而导致的失真;互调失真是指一个波形遇到和它有倍数关系的波形,所造成相加或相抵的失真,主要影响声音的音调;瞬态失真是因为扬声器具有一定的惯性质量存在,盆体的运动无法跟上瞬间变化的电信号而导致的误差。功放中的IMD互调失真参数往往比THD+N失真更能反映其性能和听感,而对音箱来说,声音的传真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互调失真。

●最佳的宏大声场 这就要说到Tesseract为什么拥有像隐形战机的特殊造型了。厂方介绍,Tesseract的确参照了隐形战机的外观进行设计,隐形战机的多斜面是要漫射雷达波,使得雷达波无法集束传回雷达接收器以达到隐藏的目的。同样地,Tesseract设计者考虑到这么大体积的箱体摆放在房间中,从墙壁反射回来的声音音势必会在箱体上造成复杂不可控制的声波反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Avalon采用电脑仿真计算,将Avalon的钻石切割面音箱设计发挥到极致,虽然箱体充满菱角但找不到一个平行面,如此一来可以把房间投射到箱体的反射影响降到最低。他们甚至把Tesseract顶端设计成尖的,并不是美观因素,从天花板来的反射音经过尖顶以及衔接的斜面,就可以充分化解不当的声波反射。当巨大的黑武士在音响房中好像隐身了,当然就能够建一个宽阔、深邃、前后有序、高低错落的超级宽阔声场,在我的经验中,Tesseract全频段的声场表现名列世界前三!


●最低的背景噪音 这与Tesseract音箱扎实的结构、独家的单元运用绝对有关。由于体积庞大,为了便于搬运,也为了把高中低音与底下四个15英寸低音彻底分开,不要相互干扰,所以Tesseract分为上下二截箱体分别独立,上面那截箱体的底部有三个金属锥,与超低音箱体的顶部衔接,安装时要出动好几个人来帮忙。Tesseract箱体没有使用复合材料,而是Avalon所惯用的MDF,不过因为漆工漂亮而散发出金属质感,会让人误以为是特殊材料制成。乍看之下好像是黑色的,如果日光充足就会看出其实是深蓝色的,就跟许多高级汽车的漆一样。箱体的上半截由三个单元组成,包括一只0.78英寸钻石振膜VC高音单元,采用短音圈、Radial磁铁结构。之所以采用Radial磁铁结构方式,是希望让磁力更加集中,可大幅缩小高音单元背后的磁铁体积,减小声音绕射造成的声音劣化。中音采用4.5英寸陶瓷VC单元,同样采用短音圈、Radial磁铁结构设计。中低音部分采用一只11英寸蜂巢式结构的陶瓷VC中低音单元,Tesseract的单元是与德国Accuton共同开发的,每款单元的设计都是独一无二。三个单元背后都有由大渐小的管道衔接,利用这样的管道让单元背波自然衰减,就像是B&W鹦鹉螺单元背管的设计。最终,如此巨大的塔式音箱灵敏度高达92.5dB,可承受功率达到2500瓦,原厂甚至建议可用仅5瓦功率的胆机推动Tesseract怪兽。真的吗?Tesseract是不折不扣的高科技产物,它的分音器线路相当先进,不仅各频段的相位变化极小,阻抗变化也小,平均阻抗5欧姆,最低4.2欧姆,真的可以用小胆机推动。


●超大的动态 Tesseract音箱主要的动态效果来自底下那四个15英寸低Q值高Bi的低音单元,Nomex与Kevlar混合的复合式新材料振膜现在已延续到Saga等产品。比较特别的是Tesseract在低音单元也使用了强力钕磁铁。虽然比较同样体积钕磁铁比铁粉芯磁铁的磁力要高出十倍以上,可以有效缩小磁铁的尺寸,但钕磁铁怕热,工作温度超过90度以上磁力强度会缩小一半,所以散热设计很重要。Avalon应该是采用多个小型钕磁铁,采用环状排列以增加散热面积。明明只看到二只低音,还有二只在哪里?原来是藏在音箱内部。Tesseract的四只低音单元,每二个一组以等压效应排列,也就是一前一后同相运作,让背后二个单元对前面外露的二个单元产生控制作用。一般的等压式(Isobaric)音箱都是密闭式设计,如此才能达到等压效应,但Tesseract却是Isobaric与传输线式混合设计,传输线的开口在音箱底部。至于两者如何结合,厂方则并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只知道这是为了让Q值可以维持在0.5。对于扬声器系统,合适的Q值介于0.5-1.5之间,低于0.5时阻尼太强了,此时已无谐振发生,所以也有人把0.5Q值称为临界阻尼,再小的Q值为过阻尼;反之 Q值大于1.5则叫欠阻尼。Q值决定音箱低频音色的个性,因为Q值对低频响应、瞬态响应及阻尼系数等参数有着重要影响。

●超快的瞬态反应 有了良好的Q值,四只大口径低音,加上惊人的3200瓦甲乙类功放驱动,不但动态凌厉凶悍,速度也快得出奇。Tesseract低频部分是采用电子分音,分频点设在100Hz,分频后交由功放直接驱动四个单元,而中高音部分却又采用被动分音。不过信号输入方式仍采用音箱线输入,而不是讯号线。音箱背后提供一个-2dB到+2.0dB的低频增益调节旋钮,分成24段连续可调。此外还有Extend与Fast Transcient的切换选择,可以选择是要低频更延伸,或速度更快的低频,用家可根据房间的大小、摆放的位置和音乐的类型进行选择。播放黑胶时候建议选择Fast Transcient,因为黑胶唱片会产生不可闻的极低频信号,非常浪费功率,这个模式让音箱在可闻的频段上发挥得更加出色。另外音箱背面上端有一个光感应小窗,只要手掌在那个感应窗背后挥一下,就可以控制低音箱的电源开关,打开电源后音箱正面下方的Logo会亮起白色的灯,非常优雅。

●对放大器无反电动势 一般音箱会遇到难推的问题,大概有几个原因,首先是不平坦的阻抗曲线,功放本身如不具备高电压、高电流的特性很难将其发挥的淋漓尽至。第二是被动分音器的消耗,单元本身效率会下降。第三是相位角的偏移,也就是扬声器电容性与电感性之间所形成的容抗、感抗、阻抗趋前或落后的复杂变化。第四是反电动势,喇叭单元在输入音频讯号后,会做快速的前后往复运动,由于音圈在磁力圈中快速切割,就如发电机或马达般会出现一股与施加电压相反的电能。而这股反向电能会循着喇叭线回输到功放,再与功放的输出一齐被送回喇叭单元,因为电流极性相反,会仰制单元振膜的作动,降低单元在输入讯号停止后的余振。功放的输出阻抗越低,喇叭出现的反电动势就越大,而控制单元余振的能力就越强,这就是功放阻尼因数越高代表对音箱控制力越佳原因。看起来好像是好事,但反电动势作用对功放来说是增加了不必要的额外讯号,额外的增加了失真。Avalon的做法是设计了“低噪讯分音线路”,而且阻抗变化极低。而Tesseract所有的内部配线使用了包括了OFC铜、金、银、白金等稀有材料,配线究竟怎么搭、怎么绕、怎么配,原厂全部不说。目前使用最高等级配线的Avalon音箱只有三款,分别是Saga、Sentinel与Tesseract。



为了搭配Tesseract音箱,冯先生重新寻找新的器材,最后搬回家的是大家比较不熟悉的希腊Ypsilon Audio(神话),冯先生说他喜欢那种细致又温暖的音色,所以干脆整套Ypsilon Audio旗舰产品都用了,包括CDT-100 CD转盘、DAC-100解码器、PST-100前级、订制版的SET 100 Ultimate单声道后级。这家公司1995年由电子工程师Demetris Backlavas与拍档Andy Hassapis共同创立,Demetris之前在瑞士高文Goldmund负责电源研发,对数码与音频放大模块经验丰富。由于创办人的背景,让人有理由相信Ypsilon(神话)的机箱可能是在德国或瑞士加工,所有器材其加工之精细,金属处理之平滑、开孔之准确紧密,似乎都不是一个工业欠发达国家所能完成的。Ypsilon(神话)公司总部位于雅典,我一直相信音响公司或设计者的人文背景会影响到他们器材的声音表现,Ypsilon这些音响是否也带着爱琴海般灿烂多彩的阳光?



第一次欣赏全套Ypsilon器材主要搭配德国Isophon旗舰音箱Berlina RC11,这个组合所发出的声音其音质音色之美让人大吃一惊,矜贵的气息更胜于Goldmund、CH Precision、Nagra、Orpheus、Piega、Weiss、PSI、Rowen、Ensemble、Stenheim、darTZeel等等瑞士名牌。盟主的Tesseract音箱与Isophon有异曲同工之妙,都用了钻石高音和陶瓷中音,主要的区别在低音结构。可以想见,用全套Ypsilon推动Tesseract音箱其音质之绵密精致,音色之华丽多彩,让人听完之后简直不思肉味。冯先生播放了拉宾(Michael Rabin)演奏的《流浪者之歌》,这个录音在粗放中揉入了一些浑厚,细腻时多了一丝尖锐,整个曲风多了一些从容和自由之气,虽谈不上洒脱,但也可感到一点豁然。曲子一共四个部分,拉宾的演奏让我依次感受到了吉普赛人的天性、困苦、忧伤、疲倦、无助、迷茫、停顿,以及他们的乐观、不屈服和豪迈。衬托的是那如丝绸般的绝美小提琴质感,那种演奏者形态触手可及,拉琴时的感情抒发及乐器发声时的细节和位置如在眼前的听感,真正可以用形神兼备来形容。我告诉冯先生,这套器材播放的小提琴太美了,甚至比真实的小提琴更美!



在Tesseract音箱上不但可以感受到音像玲珑浮凸、细节纤毫毕现的极品Hi-End特质,其音乐感之强,让人全情投入音乐意境的能力,更是大型落地音箱的巅峰杰作。唯一的遗憾,要真正享受Tesseract音箱的魔力,除了得银弹充裕外,更要耐心摆位与搭配,这就注定了Avalon Tesseract音箱只能是极少数超级发烧友的禁脔。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