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的纪念——马兰士形象大使石渡健Ken Ishiwata离世



2月初,惊闻长年在欧洲生活的马兰士Marantz形象大使石渡健KenIshiwata离世,享年72岁。一年前曾经写过马兰士KI Ruby四十周年纪念版的SACD机与合并功放,当中对多年旧识的石渡健Ken Ishiwata有过一些介绍,现在重新翻出来以为纪念。


no




石渡健是个不知道年老为何物的潮人,头上绑着小马尾,身上穿着三宅一生设计的鲜黄、鲜红、鲜绿外套,还经常脖子围著名牌丝巾。和石渡健在餐厅吃饭,甚至晚上一块唱歌,他绝对都是目光聚集的焦点,众人羡慕的对象。平常话语不多的石渡健,说起技术就变得滔滔不绝,其实他人挺和善易相处,对后进也愿意无私的提携教导。但是一身仙风道骨的风范加上超时髦打扮,让大家忽略了石渡健内心的青春激情,六十多岁了他还在德国买了一部B&W的跑车,经常高速驰骋在欧洲大大城市之间。石渡健说,他一辈子都交上好运,出生时正是日本经济重建起飞的时候,因为有对音乐热情十足的父母亲,所以从小学习小提琴。石渡健说他演奏小提琴其实还不错,也赢过不少奖项,但18岁后就把小提琴锁进琴盒!石渡健不后悔,他说幸好没有成为差劲的音乐家。




石渡健十岁时就自己做了一部胆机,这是第一部KI器材。1958年正处于单声道过渡至立体声阶段,他高中同学的父亲是位发烧友,石渡健有机会首次认识了Marantz。那是Marantz 7C前级与McIntosh MC275后级,高音、中音是号角的三音路大音箱,用来播放贝多芬交响曲时的巨大规模感、有如真实的舞台层次感,让他大为震慑!年轻的石渡健对世界充满好奇,他希望到美国与欧洲见识更多音响。对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最佳途径是获得国际一级无线电操作工程师执照,这样就能在船务或航空公司任职,开启通往世界的大门。拿到执照后石渡健被船务公司聘用,果然跑了不少地方。由于具备杰出的英语能力,Sony和Pioneer二家公司找上门来,他们需要英语流利的工程师,而那时候的日本这种人才很少。Sony希望他加入影像部门,Pioneer则是音响部在招人,时为1968年,最后他选择Pioneer成为海外市场部经理,旋即被派驻欧洲工作。1978年,高中时留下的美妙经历在这个时候开花结果,石渡健正式加入日本马兰士,工作地点仍然在欧洲。



Marantz这个品牌来自美国,多年来历经波折,石渡健始终在欧洲为Marantz出谋划策,设计了许多精采的作品。石渡健回忆说,他加入马兰士时刚好迎接CD面世,由于英语能力优秀所以成为一众日本工程师与荷兰飞利浦之间的沟通桥梁,从中了解大量相关技术资料。欧洲第一台民用CD机是1983年推出的Philips CD100,而马兰士第一台CD 机CD-63就是以飞利浦CD100为基础,将模拟放大部分重新设计,石渡健参与了整个过程。飞利浦拥有先进的数码技术,不过并没有好好运用这些资源;马兰士则精于高级音响,对模拟线路方面极有心得,两者自然一拍即合。马兰士推出的首款CD机CD-63,由于价格平实声音出众,一直受到发烧友的欢迎,后来又发展出63SE、63MKⅡ、63 MKⅡ KI等一系列改良版本,成为CD机当中的常青树。


1996年由石渡健改良的CD-63 Mk2 KI Signature推出,叫好又叫座,石渡健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大家认识到原来马兰士有一位高手在欧洲掌舵。这款产品面世之后,他需要穿梭世界各地进行推广工作,自此Marantz与石渡健就是互为表里。之后马兰士陆续有不同型号的KI特别版产品推出,都是在标准型号基础上进行改良。石渡健说Marantz 7C前级是他的启蒙老师,他以马兰士7C前级的声音为目标,努力重播既温暖又感性的效果,再透过新的技术与材料在马兰士CD机与功放中实现。不过石渡健无意让马兰士走上超级Hi-End路线,发烧友不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就可以得到出色音质,这才是马兰士品牌的宗旨!有人问他,KI特别版的声音特色是甚么?石渡健简单归纳为:声底温暖、音场广阔、结像与定位出色。温暖声底是为了耐听,让人声变得迷人有魅力,不会听上一段短时间就感到疲惫;而音场、结像、定位要同样出色,必须在时间相位方面下功夫,所以他不会追求特别快速的声音,而是要让各个频段速度一致。他也认为不需要把音响系统搞得太复杂,譬如马兰士在CD-12之后就没有分体式CD机了,一体式的CD机更容易得到好声音。



​MarantzKI Ruby四十周年纪念版是大师的收官之作,这是继2008年KI Pearl Lite三十周年纪念版之后的又一力作,当时每款限量500套。而四十周年红宝石纪念版欧洲也仅限量1000套,能够拥有者都是幸运儿。

2月初,惊闻长年在欧洲生活的马兰士Marantz形象大使石渡健KenIshiwata离世,享年72岁。一年前曾经写过马兰士KI Ruby四十周年纪念版的SACD机与合并功放,当中对多年旧识的石渡健Ken Ishiwata有过一些介绍,现在重新翻出来以为纪念。


no




石渡健是个不知道年老为何物的潮人,头上绑着小马尾,身上穿着三宅一生设计的鲜黄、鲜红、鲜绿外套,还经常脖子围著名牌丝巾。和石渡健在餐厅吃饭,甚至晚上一块唱歌,他绝对都是目光聚集的焦点,众人羡慕的对象。平常话语不多的石渡健,说起技术就变得滔滔不绝,其实他人挺和善易相处,对后进也愿意无私的提携教导。但是一身仙风道骨的风范加上超时髦打扮,让大家忽略了石渡健内心的青春激情,六十多岁了他还在德国买了一部B&W的跑车,经常高速驰骋在欧洲大大城市之间。石渡健说,他一辈子都交上好运,出生时正是日本经济重建起飞的时候,因为有对音乐热情十足的父母亲,所以从小学习小提琴。石渡健说他演奏小提琴其实还不错,也赢过不少奖项,但18岁后就把小提琴锁进琴盒!石渡健不后悔,他说幸好没有成为差劲的音乐家。




石渡健十岁时就自己做了一部胆机,这是第一部KI器材。1958年正处于单声道过渡至立体声阶段,他高中同学的父亲是位发烧友,石渡健有机会首次认识了Marantz。那是Marantz 7C前级与McIntosh MC275后级,高音、中音是号角的三音路大音箱,用来播放贝多芬交响曲时的巨大规模感、有如真实的舞台层次感,让他大为震慑!年轻的石渡健对世界充满好奇,他希望到美国与欧洲见识更多音响。对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最佳途径是获得国际一级无线电操作工程师执照,这样就能在船务或航空公司任职,开启通往世界的大门。拿到执照后石渡健被船务公司聘用,果然跑了不少地方。由于具备杰出的英语能力,Sony和Pioneer二家公司找上门来,他们需要英语流利的工程师,而那时候的日本这种人才很少。Sony希望他加入影像部门,Pioneer则是音响部在招人,时为1968年,最后他选择Pioneer成为海外市场部经理,旋即被派驻欧洲工作。1978年,高中时留下的美妙经历在这个时候开花结果,石渡健正式加入日本马兰士,工作地点仍然在欧洲。



Marantz这个品牌来自美国,多年来历经波折,石渡健始终在欧洲为Marantz出谋划策,设计了许多精采的作品。石渡健回忆说,他加入马兰士时刚好迎接CD面世,由于英语能力优秀所以成为一众日本工程师与荷兰飞利浦之间的沟通桥梁,从中了解大量相关技术资料。欧洲第一台民用CD机是1983年推出的Philips CD100,而马兰士第一台CD 机CD-63就是以飞利浦CD100为基础,将模拟放大部分重新设计,石渡健参与了整个过程。飞利浦拥有先进的数码技术,不过并没有好好运用这些资源;马兰士则精于高级音响,对模拟线路方面极有心得,两者自然一拍即合。马兰士推出的首款CD机CD-63,由于价格平实声音出众,一直受到发烧友的欢迎,后来又发展出63SE、63MKⅡ、63 MKⅡ KI等一系列改良版本,成为CD机当中的常青树。


1996年由石渡健改良的CD-63 Mk2 KI Signature推出,叫好又叫座,石渡健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大家认识到原来马兰士有一位高手在欧洲掌舵。这款产品面世之后,他需要穿梭世界各地进行推广工作,自此Marantz与石渡健就是互为表里。之后马兰士陆续有不同型号的KI特别版产品推出,都是在标准型号基础上进行改良。石渡健说Marantz 7C前级是他的启蒙老师,他以马兰士7C前级的声音为目标,努力重播既温暖又感性的效果,再透过新的技术与材料在马兰士CD机与功放中实现。不过石渡健无意让马兰士走上超级Hi-End路线,发烧友不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就可以得到出色音质,这才是马兰士品牌的宗旨!有人问他,KI特别版的声音特色是甚么?石渡健简单归纳为:声底温暖、音场广阔、结像与定位出色。温暖声底是为了耐听,让人声变得迷人有魅力,不会听上一段短时间就感到疲惫;而音场、结像、定位要同样出色,必须在时间相位方面下功夫,所以他不会追求特别快速的声音,而是要让各个频段速度一致。他也认为不需要把音响系统搞得太复杂,譬如马兰士在CD-12之后就没有分体式CD机了,一体式的CD机更容易得到好声音。



​MarantzKI Ruby四十周年纪念版是大师的收官之作,这是继2008年KI Pearl Lite三十周年纪念版之后的又一力作,当时每款限量500套。而四十周年红宝石纪念版欧洲也仅限量1000套,能够拥有者都是幸运儿。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