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买得起dCS了! dCS Bartók数播/解码/耳放一体机

文/赖英智



英国dCS的产品向来以音乐家命名,德彪西Debussy、罗西尼Rossini、威尔第Verdi、埃尔加Elgar、普赛尔Purcell、戴流士Delius、帕格尼尼Paganini、普契尼Puccini、史卡拉蒂Scarlatti、维瓦尔第Vivaldi等陆续登场,2019年最新的产品称为巴托克Bartók,说不定以后还会有贝多芬、勃拉姆斯、马勒、柴可夫斯基来报到。这家公司最早是替英国军方做数字处理顾问与雷达分析工作,创办人是Mike Story。后来dCS转入录音工业,1989年推出世界上第一部24bit Ring DAC制作的ADC 900,30年前dCS就已经使用这种分立式R2R多bit解码方式。

从录音领域到Hi-End市场,dCS走的都是高大上路线,旗舰Vivaldi四件套包括Vivaldi Transport 2.0转盘、Vivaldi DAC 2.0解码器、Vivaldi Upsampler 2.0数字升频器和Vivaldi Master Clock 2.0主时钟,兼容当今最新数字音频格式,同时也支持未来的数字音频格式的解码播放。dCS Vivaldi被称为音源中的劳斯莱斯,一度是世界最贵的数码音源系统。Vivaldi 的解码器核心部分采用了自家研发的dCS Ring DAC线路,速度更快、更精确、更线性、更动态。而FPGA强大的功能赋予不同的映射程序,可以通过菜单简单地选取适合自己喜欢的运行程序,改变音调等声音上的细节。对我而言,四件式的Vivaldi是只能看看流口水而已,次一级的罗西尼Rossini同样厉害,移植自维瓦尔第Vivaldi的技术不但支援最高24 Bit/384kHz及DSD128规格的FLAC、WAV、AIFF,亦可同时解读WMA、ALAC、MP3、AAC及OGG编码,还有以DoP封包进行传输的DSD档案。DXD升频技术配合多段式超取样滤波系统,容许用家按照不同喜好和音乐种类,自行取舍。而自动时钟频率锁定技术,只需跟Rossini数字时钟相连,便可因应不同取样频率的讯源自动进行切换,全面消除Jitter时脉误差。然而,三件式的dCS Rossini对我来说仍是可望而不可攀。
Bartók面板没有Rossini那种弧形线条,显示窗是典型的dCS形式,双重机箱由多块CNC计算机数控车床切割的航天级铝材组装而成,然后进行银白或黑色阳极处理加工,既能提升视觉效果,还可防止氧化

终于在2019年,dCS推出立足传统,放眼未来的Bartók数播/解码/耳放一体机,而且价格十分吸引人。之前dCS有可以读SACD的P8i唱机,以及只能读CD的Rossini唱机,它们都有升频或独立解码功能,功能强大而且声音非常好,但P8i的读取速度超慢让人发愁,而二者的价钱依旧不便宜。Bartók的定位是取代入门级的Debussy解码器,直接继承了Rossini系列的DNA,拥有dCS Ring DAC技术、最高质量的UPnP串流播放平台,还有继承Vivaldi的时钟架构让Jitter降得更低。Bartók可以说是集dCS技术之大成,在最亲民的产品上,把dCS最尖端的黑科技都用上了,这次我终于可以考虑入手一部dCS了。

面板上的按键很简单,主要操控可透过专用App完成

比起其他dCS产品,Bartók最大的魅力是加入推力强大的甲类分立式耳放模块,我用灵敏度只有83dB/60欧姆的HIFIMAN Susvara平板耳机测试,开声瞬间就吓一跳。单以耳放来说,Bartók大概是HIFIMAN的最佳搭配之一,效果一点不输给纯耳放Sim Audio Moon 430HA。430Ha的输出功率非常大,每声道8瓦(50欧)的功率输出足以充分驱动市面上任何耳机。Bartók的耳机输出功率仅有1.4瓦 (33欧),但凭借高超的解码线路,它让低灵敏度的平板耳机线条凝聚清晰、微弱细节丰富,低音干净有弹性,高音细致华丽,旋律后面蕴含着跃动的力量,音乐听起来活生有朝气。用来推动Focal Utopia和Sennheiser HD800两个大耳机自然更轻松自若,规模庞大,音场开阔,而且高音华丽灿烂,光把Bartók当成耳放就已经物有所值!

用家可透过局域网播放储存在NAS内的音乐文件,同时享受Tidal,Spotify及Deezer等在线音乐所提供的高清串流音乐服务。当然,Bartók已支持Tidal的MQA音乐解码

还不止于此,Bartók的升频线路也进化成可变式,例如输入信号为44.1kHz取样及其倍频,就会升频至24bit/352kHz的DXD;如果是48kHz取样及其倍频,就会升频至24bit/384kHz的DXD。搭配使用dCS转盘以Dual AES界面连接,可以传输SACD光盘中的DSD源码,这时Bartók还可以把DSD64(2.8MHz)升频到DSD128(5.6MHz),更高级的Rossini对DSD文件不进行超取样处理而是直接播放。在高清音乐中24bit/352.8kHz以后的格式称为DXD,你知道这项技术本来就出自dCS吗?原来dCS一直都在为专业录音工业服务,索尼开发的DSD录音由于信息量庞大,几乎无法进行混音与其他调整转换,DSD信号必须转成PCM才能进行后制处理,而24bit/352.8kHz格式成为业界使用的最高标准,也被称为DXD。透过Bartók,当我们播放任何CD光盘,都可以把信号提升到非常接近母带质量的DXD格式,想想都令人兴奋啊!

从Bartók的说明书介绍Menu中每项图示的功能,就可以知道其功能之强大

作为数播,Bartók支援UPnP通用即插即用,异步USB与Apple AirPlay , 既可以与NAS连接建立自己的音乐图书馆,还能订购音乐串流服务如Spotify或Tidal等,或者透过AirPlay来与Apple设备连接。最新的MQA解码肯定需要,像Tidal串流服务有MQA编码,就可以透过网络或USB 2端子传输给Bartók解码,这时显示窗会亮起MQA字样,绿色表示Standard MQA(分辨率最高不超过24bit/96kHz);蓝色则是Studio Files(分辨率最高达24bit/384kHz)。支持Roon管理系统也是必须的,过去管理音乐文件与串流服务,通常透过两种方式,一是藉由USB连接解码器,二是透过网络连接所谓的Roon Ready播放机。现在Roon全面对应AirPlay、Chromecast、Sonos、Linn、Devialet AIR、Squeezebox……无线设备,皆可透过Wi-Fi直接播放,只要有手机或Pad平板,Bartók就是超级音乐中心。


Bartók的输入界面应有尽有,当中包括USB 2.0 A型随插即用,B型Class 2异步等。当使用USB及Dual AES双线模式时,可接收最高DXD (24 Bit / 384 kHz) 及DSD128讯号 (DoP封包) ,同时支援dCS加密DSD数字传输,Bartók还能以BNC线接外部时钟,原厂建议使用Rossini数字时钟


至于Bartók使用的dCS Ring DAC解码线路,至今仍是业界难以超越的成就。市面上规格漂亮的解码芯片层出不穷,AKM的AK4497EQ与ESS ES9038PRO等32Bit芯片参数都不得了,但事实上它们未必能完美解码24bits的信号,甚至20bits的精确度就属高竿了。解码芯片的误差多半是发生在材料与制程,特别是以电阻值作为参考源的DAC,不管芯片使用的是分立元件或是一般的电阻,都有某种程度的误差,或者是使用一段时间后电阻性能会改变。dCS想出了一套办法,将24bit的转换工作交由数十个5bit特殊规格的小DAC,配合大量相同数值的精密电阻来完成。不管将来数字规格怎么变,多兜几颗5bit DAC便是,而且多颗芯片同时运算再将误差值平均,精确度便会更高。最后把DXD信号转换成与DSD相同的2.822MHz取样频率进行解码,这时波型将非常接近模拟信号,只不过DSD采用1bit的位元深度,仅能记录前后差异,而dCS提高为5bit,记录范围大幅提高。在任何的DAC中都需要滤波或更多的处理使得重建的波型贴近原始,不同滤波器会影响到最终声音表现,而Bartók是透过Xilinx高效能Artix-7处理器以可编程FPGA来控制变数,总共能提供10种 (PCM模式6种,DSD模式4种) 滤波功能,让用家按照个人喜好自行调校不同音色,太厉害了!

Bartók的内部Ring DAC就占了很大的空间,那是dCS的看家本领,也是目前最好的分立式R2R多bit解码之一,整个箱体塞得满满的,看起来很值。Bartók同时推出两个版本,除了基本解码型号还有耳放版本,加装一套输出功率1.4 Wrms (33Ω负载) / 0.15 Wrms (300Ω负载)的高保真耳放线路。标准版只有一只蓝色变压器(Rossini使用双变压器),环形变压器是耳放版本才有

相对于强大的功能,Bartók面板就简单多了,几个小按键分别是Power、Menu、Filter、 Input、Output、Mute。右边则是一个音量旋钮,6.3mm耳机插孔与4 Pin平衡式耳机插孔。原厂附上一张Menu Guide,使用前一定要仔细看过。操作时先按Menu,显示屏出现菜单,再利用左右箭头键(Filter、Input)来切换功能。Menu中的Audio Setting内有Phase(改变输出的相位)、Filter(PCM的6种滤波方式从F1~F6,F1~F4的滚降斜率从陡峭渐趋平缓,F5是高斯效应方程式的缓滚降,F6则是非对称式滤波,完全消除前铃振现象)、DSD Filter(F1~F4可选,F4主要用来检修会把25kHz以上的所有噪讯全部滤除)、Channel Swap(调换左右声道)、Balance(以音量旋钮来调整左右声道平衡)等功能,细微变化必须使用者自己耳听为凭。Line Level设定模拟输出电平,输出电压0.2V、0.6V、2V、6V可调,最大电平输出声音饱满雄伟,细致度略微不足;小电平质感优雅但形体感又比较虚软。Headphone是设定耳放增益(不是衰减输出电流或输出电压),0dB、-10dB、-20dB与-30dB可调,Bartók的耳放部分采智能甲类,即使以高电流模式工作也可以经由铝合金机箱有效散热。耳放的供电部分完全独立,连接地都和声音线路分开,所以身为dCS的第一部耳放却惊喜连连。此外Bartók耳机输出的crossfeed(回馈)选项还能降低头中效应,dCS说他们采用经典的Bauer response数字处理,在左右声道互馈的部分信号中滚降高频,以模拟头部在日常聆听时的效果,听感上的确有明确效果。

Bartók的解码线路源于Rossini系列,以R2R模式工作的dCS Ring DAC,缔造非比寻常5 Bit解像力

其他重要功能还包括USB Class(选择USB Class 1 24/96,或USB Class 2 24/384)、Buffer(有缓冲时可以降低输入取样频率改变时可能产生的杂音)、Upsampling DSD(让DSD升频到 DSD128)、Config(Lock能把某些重要的设定锁住)、Save(把目前的设定储存)、Restore(从内存中找出上次的设定)、Factory Reset(重回原厂设定)……菜单中最后是Signal Generator讯号产生器,分别有Channel Check(先左声道后右声道发出测试信号)、Phase Check(相位反转测试)、Burn In(发出粉红色噪音让音响系统煲机)。天啊,dCS的工程师真是脑洞大开!日常的操作,可以去官网下载操控App,这个App不仅用来播放音乐,也可以切换输入端与Spotify、Tidal等串流服务的操控。Bartók是Roon Ready,使用前先要把Roon软件安装在NAS或者局域网内的计算机中,才可以用Roon来播放音乐。背板上的两个USB端子,如果想播放超过96kHz文件必须选择USB 2,并且到dCS官网下载驱动软件,最高可支持384kHz与DSD128信号。


操作核心同样选用Xilinx高效能Artix-7处理器,配合自家编写FPGA软件,10种 (PCM模式6种,DSD模式4种) 滤波功能让用家按照个人喜好自行调校不同音色,并灵活升频。例如输入信号为44.1取样及其倍频,就会升频至24bit/352kHz的DXD;如果是48取样及其倍频,就会升频至24bit/384kHz的DXD

把Bartók当耳放使用没问题,可以挑战同价位的纯耳放而不会脸红,那么把Bartók当数播使用呢?dCS鼓励发烧友通过RJ45连接连接NAS播放音乐,因为网线的带宽很高,而且本身有UPnP软件能完成大量文件的管理和读取,声音有优胜之处。透过Roon来播放与操控已经很成熟稳定,而Bartók的可调整滤波,搭配DSD升频或DXD超取样,交互搭配切换,本身就可以变化出许许多多的音色变化,让人玩得不亦乐乎。我的经验是F1滤波分析力最高,声音最为理性;F2稍微温暖柔和,听管弦乐的效果很好;F3与F4适合爵士与摇滚,速度比较轻盈活泼。别忘了,Bartók的真正任务是解码器,试音时搭配了EMT 986R广播级CD机与Vibrato NMT数播,分别以75欧的BNC线与AES/EBU数码线连接。


严格说来,Bartók并没有很明显的声音癖性,它走中性、通透、干净、高分析力的路线,它的声音就象是万里无云晴空一般,蓝天显得那么的蓝、那么的深邃,没有一丝白云搅乱视线。Bartók并不是声音特别厚重的类型,但也不会轻薄消瘦,整体比例匀称平衡,高音非常亮丽飘逸,低音凝聚坚实,骨肉分配恰到好处。极高的声音密度把乐器的真实感清楚展现出来,深邃黝黑的背景让音场更为庞大开阔,反应敏捷的速度使音乐洋溢活力。奇特的是Bartók能赋予音乐炫丽缤纷的色彩,即便是简单的鲍罗定弦乐四重奏,透过Bartók可以清楚看到左手在小提琴上滑动变换,右手运弓跳跃的细节,以及和声中诚挚亲昵的情感。录音背景很黑很深,四件乐器定位凝聚浮凸,大提琴的共鸣稳定丰富,旋律起伏间松香挥洒,对比分明的轮廓描写不需要太多想象力,如幻似真的演奏便蔚然呈现。

Bartók也支援Roon,可以直接用Roon做音乐管理与播放

过去听Telarc唱片的录音会觉得低音浑厚饱满更胜高音明亮炫彩,Bartók带来颠覆性的印象,没想到Telarc录音的小提琴如此娇艳,铙钹如此激情。在更高级的dCS产品上当然也有这样的表现,可Bartók只是dCS的入门级产品呢!我很难具体描述Bartók的声音,它没有刻意强化任何频段,所有声音自然流畅毫无压抑,完整呈现录音的原汁原味。譬如情歌大王Nat King Cole音色温暖宽松,那是老式真空管录音的特色;而RR的24Bit/176kHz高清音乐文件,呈现了干净快速、动态凌厉的爆棚效果。可以说,您给Bartók什么,它就还给您什么。

不仅听古典音乐的音质极美,在Bartók身上也能听到很爽的流行音乐,录音师如何加料,Bartók让我们清楚辨别,极快的速度以四两拨千斤的姿态弥补了低音的丰润感。中性而纯度很高的本性,播放优秀录音时更能发挥真实通透的效果。夏伊指挥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演奏的马勒,内中蕴藏的深刻情感与复杂表情更是让人目不暇给。从第一交响曲《巨人》石破天惊一般的气势,到第三交响曲描写阿尔卑斯山情境的清新爽朗,再到第五号慢版乐章那轻盈流转仿佛不在人世间一般的音符,Bartók把录音中的各种细微表情、动作,全盘展现,也让马勒变化多端的音乐意念缤纷地呈现。换上莫扎特的音乐便回归天真漫烂气氛,音符如孩子般天真活泼地跳跃着,音乐充满着快乐的情绪,透过Bartók,即便是最复杂的结构也能轻易地带领出藏在音符当中的情感,感染聆听者的情绪,触动每一条感性的神经,沉醉在音乐当中。


其实应该说,Bartók一开声就已经技压群雄,那纯净通透又带着高贵感的音色确实令人赞叹,这是我们近期听过最好的解码器,看到它十万元的售价尤其让人感动。dCS Ring DAC技术独步全球,Bartók一人分饰数播/解码/耳放等多种角色,还可以把数字信号都变成母带级的DXD信号,这个价钱绝对值得。但我认为Hi End器材的真价值,并不是藏在线路和技术当中,而是发现蕴藏在音乐中无穷无尽的情感,把人和音乐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这更是“无价”,从这方面来看,Bartók已经做到了!举个例来说,dCS的所有测试仪器都是自行制造的,因为市面上的测试仪器无法满足dCS对精度的要求,所以dCS干脆建造了自己的测试中心。从产品的制造到测试完成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只要有一项测试不合格,该产品就要重新进行调校。一般产业标准,4-5%的误差率是可接受的,但dCS的标准是误差与故障低于1%。dCS认为,做出好产品不是最难的,重点是还能确保产品的稳定性、可靠性,以及各种售后支持。有这样的公司,我对Bartók投下百分百信赖票!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