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进入音乐殿堂的大门——B&M BM80旗舰有源号角音箱

文/学明




参观过2019年底广州音响展的朋友,是否记得在东方宾馆会议室展区里,展示过一套造型非常特别的大型落地箱呢?牌子是来自德国的B&M。虽然现场的声学环境非常不理想,但偌大的音箱居然近距离聆听也能有不错的平衡度和音场立体感,细节分析力更是高得意外。当时就对这个品牌留下了印象,后来在做展会报道得时候找到一些B&M得资料,才知道其拥有出身不凡得背景。


到底还是赖总编见多识广,他早在1970年代中期就听说过Backes und Müller(缩写为B&M)。而我却只是几年前,才在柏菲得录音室里听过珞叔的KS Digital那款最小的同轴监听音箱。珞叔说他很喜欢这款小巧的音箱,体型虽小声音的密度感却非常好,用来作人声监听准确性远胜早年BBC规格的产品。对了,写的不是B&M吗?怎么说到了KS Digital呢?原来,这两个品牌是兄弟关系,KS Digital的创始人Johannes Siegler先生不但是一名录音师,他在90年代初还是一名DSP数字信号处理技术的研究人员,他在1996年成立了KS Digital,之后2000年成为B&M总裁时,把DSP技术结合B&M的有源设计,推出新一代极具创意的音箱产品。



B&M的历史要回溯到1973年,Wolfgang Backes先生和Friedrich Muller先生二人由于共同的理念和兴趣走到了一起,共同用自己的姓氏成立了Backes und Müller。Backes先生是萨尔布吕肯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Muller则是物理专业,由于对传统被动音箱的不满,促使他们设 计了Monitor 3音箱,开启了有源音箱的风潮。Johannes Siegler接手B&M之后,对产品线重新规划,2002年推出SL-Line,2005年推出BM50,从外观到结构、单元使用已经彻底改变,似乎看不到老B&M那些经典的BM20、BM30和BM40等产品的影子了。


这次来到广州番禺区锐丰音响总部大楼内,在专业的试音室中,试听了目前B&M的次旗舰BM Line 80号角落地箱,旗舰是体型更庞大、结构更复杂的BM Line 100。BM Line 80是一款庞大的产品,身高达2.1米,重量达136公斤/只。这款音箱的造型非常特别,你可以想象是一本打开的厚书本,也可以想象是一扇对开的门。其实BM80采用的是垂直声轴的号角设计,是与著名的德国弗劳恩霍夫集成电路研究所Fraunhofer IIS合作开发的,利用两扇弧形曲面作为中音与低音的挡板,由此组成Nearfield Extension NE-X-T近场扩展技术,圆柱形波的扩散控制,旨在改善指向性和提高效率。在两扇挡板的后端,安装了上下各三只的中低音喇叭单元,从而与前面突出翼板中心的铝带高音组成类D Appolito单元配置方式,令庞大的号角音箱形成典型的“点音源”式结构,B&M厂方称之为BM-COAX技术,有效拓宽声轴甜点覆盖范围,令离轴聆听也同样美妙,设计之巧妙令人叹为观止。


铝带高音安置在中央独立的翼板中

维振膜低音单元躲在扇形号角内

边缘的木饰有几道反射孔,里面也有低音单元发声,目的是让低音的分布更均匀


转到箱体后面,可见背板上分开上下两组分别安装了两只低音单元,细心的你或许发现了低音单元的前障板开孔是椭圆形的,并且开孔大小遮盖了部分的单元,这其实也是厂方专利的Nearfield Extension NE-X-T(近场扩展技术),利用较小的开口形成球波形设计,重播较低的低频频率。而所有的中低音喇叭单元均采用8英寸口径碳纤维振膜设计,全部中低音单元都搭载了B&M的DMC与FIRTEC技术,并且采用内置的1000瓦功放驱动,而那只翼板中央的铝带高音也由内置的300瓦功放驱动,由此构成全有源的结构,整体的频率响应22-24000Hz(±3dB)。


BM80背面还有4只8英寸的低音单元,下方的AES接口可以直接输入数字信号,也可以输入模拟信号(内建24/192的A/D芯片转换成数字信号),到了DSP线路再运用前述几乎所有的B&M技术加以控制,最终得到理想的声音回放。但这种声音也非一成不变,BM80提供六段可调的空间软件,因应不同聆听环境的需求,而FIRTEC和3个PEQ滤波器更可以调整音场的高低、水平宽度和时间延迟(音场深度),不论你喜欢哪一种表现方式它都能满足。


外形庞大的BM80其实更像是装置艺术,由铝板构成的圆弧号角委由英国跑车厂阿斯顿•马丁制作,边缘木饰施以钢琴烤漆处理,并且提供7种名贵的外饰钢琴漆面工艺选择,包括望加锡乌木钢琴漆、雀眼木钢琴漆、虎皮纹木钢琴漆、金丝影木钢琴漆、24K手工金箔、纯黑和纯白钢琴漆等等,彰显雍容华贵的气质。



B&M的主要技术



●BM-FIRTEC(FIR时间滤波技术):这项技术用于时间校正,相位线性和音调正确的重现,通过FPGA中编程的DSP数字信号处理器可以与扬声器的物理特性模型一起工作,包括使用的底盘和机箱。模型的参数由完成的音箱系统真实测量确定,还需考虑到所有使用元件的公差,例如底盘、电子设备、扬声器和“箱体”边缘的声学特性等等。这种FIRTEC技术的特点是幅度频率响应和相位特性都能够保持原来的状态不变,就是录音所记录的一样,不会改变频率的特性。因此使用FIRTEC和DMC2.0技术的B&M音箱系统,在整个频率范围内都具有恒定无延迟的相位曲线,并且在锥形扬声器的世界里独一无二。

使用了BM-FIRTEC滤波器会导致DSP的运算量十分庞大,这就要求DSP有很高的精度和运算速度,而且在大运算量下DSP持续运行稳定。直到今天,全世界大部分音响厂家都无法在他们的产品中运用FIR技术,而KS Audio居然在二十多年前就做到了。2013年KS升级推出了世界上最高精度的数字功放处理控制器——F MOD,它内建4个独立DSP与27Bit的A/D芯片,最多可以控制8路分频系统。


●BM-DMC2.0(动态膜控制):从2015年推出的全新BMLine系列,以及最新上市的BMPrime系列,均配备了改进型的单元动态震动控制技术:DMC2.0。简单地说,类似过去使用在低音炮上的伺服控制。由于喇叭单元振膜有一定的重量,尤其是大口径的低音单元,通过功放驱动即使再高的阻尼也难以说动就动,说停就停,难免总会有惯性“余震”造成“信号反馈”,从而导致声音不干净。B&M在每个喇叭单元都设置了侦测传感器,把喇叭振膜运动情况与原始信号作即时的比较,严格控制让信号准确无误的转换成声音,不再让喇叭振膜产生时间延迟的失真。新一代DMC2.0技术的准确性比过去提升4倍,由此我们可以在B&M音箱上听到前所未有干净快速的低频效果。


●Nearfield Extension NE-X-T(近场扩展技术):简单地说,声波会随着距离增加而衰减,造成声波衰减的原因有以下三个:①扩散衰减②吸收衰减③散射衰减,大概我们在聆听位置听到800Hz以上的声波,会比喇叭单元发出的能量衰减6dB以上。通过与Fraunhofer IIS研究所合作开发BM35时所设计的圆柱形号角辐射器,能将声波提升3dB左右,让我们听到更完整的衰减较少的球型波。


●DvX(定向虚拟同轴辐射技术):DvX其实就是D Appolito单元配置方式,二个中音单元中间夹着一个高音单元,从而达到类似同轴喇叭声轴线的效果,也就是点音源的效果,减少聆听室天花和侧墙声波反射的影响,并且改善声相位获得更清晰明确的定位。


●FsVC(全量程音量控制技术):有BM ICE和BM系列音箱一起提供高精度音量控制,FsVC完全以数字技术工作,并且不会损失Bit(动态与细节),其通过直接控制音箱内的功放完成音量控制,而即使输入的是模拟信号,也会先以全电平通过信号处理并且传输到音箱,从而避免信号损耗和细节的丢失。由于全数字化线路和有源音箱式设计,而且随着DSP技术的成熟,一切设计都成为可能。




前所未有的庞大气势和宽阔音场


在一般音响代理商和厂商的试音室中,很少能肆无忌惮地重播Bruckner布鲁克纳的《第五交响曲》的,再加上一张孔泽尔指挥辛辛那提通俗交响乐团的《Epics》,定必让很多中小系统原形毕露。但在锐丰音响这个大约100平方米的大试音室中,一对庞大的BM80摆在其中也不显太大。


搭配的BM ICE802数字前级本身就像是一台艺术品,浑身采用一体式的磨砂亚克力制造,内嵌金属副机箱作为屏蔽和假设线路。内置模拟输入和数字输入端子。借助BM ICE802,B&M创建了新一代的BM音频重播系统,这些产品为其高端产品链中的所有音源设备提供了通用连接。BM ICE802可以接受高质量的模拟信号源和新时代的高分辨率数字音源,并将其转换为适当的格式,采用红外遥控输入通道选择和音量控制,可以轻松操作。模拟信号输入后转换为数字信号,然后无损连接到B&M的音箱,也可以通过USB输入端连接到媒体服务器的音乐文件,直接推送到有源音箱。内部高精度主时钟系统生成精确的基础时钟信号,在使用专门开发的抖动算法进行内部音量控制后,音乐信号位于三个输出端:符合AES标准的数字输出,可直接连接带有数字输入的B&M音箱。特别是与BMLine系列音箱配合使用时,可以直接控制音箱的音量,控制插孔允许调整传输链末端的音量。这种高科技的技术均装置于具有非凡光学特性的现代长期稳定的聚碳酸酯制成的外壳中。


搭配使用的B&M旗舰ICE 802系列前级

这套系统开声时我聆听了牛牛演奏的钢琴小品专辑,这位曾经的天才少年已长成风度翩翩的青年,钢琴音符从BM80飘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呆住了,面前的音响系统仿佛消失了,而一台演奏级斯坦威钢琴横陈在面前,我听到钢琴音粒像是裹了一层光晕,在深邃漆黑的背景中荡漾出润泽的光彩。触键感的表现更是BM80的强项,一颗颗音符轻盈清脆,指尖不论落在琴键的哪个位置,力道的轻重快慢都清晰可辩。这套大型系统对音色能深刻地描绘,自然可以感受到真实乐器的美妙自然质感,大型系统重播钢琴独奏真是一绝。


换上RR出品的测试片《Tutti!》,RR录音中最令人称快的低沉庞大且迅捷无伦的低频冲击,在BM80身上就能表现出裤管摆荡的震动感,中、低频的饱满程度可想而知,而弦乐齐奏时极为绵密,浓浓的厚实感一层迭上一层。我彷佛我乘着小舟随着浪涛浮起又陷落,领略源源不绝的能量感。而且,我发现越是大声聆听BM80,越有一种坐在音乐厅前五排的感觉,交响乐团的规模感非常庞大,但并不觉得有压力,因为BM80呈现的高密度音质和强悍宽厚的低频是那么的自然、深沉。如果音响迷不知道什么是真实感和音场感,不懂得RR的录音有多棒,欢迎来锐丰这里听一听,我相信你一听就会明白过来。




听RR的唱片还不够过瘾,没问题,我拿出Telarc的Bruckner布鲁克纳的《第五交响曲》重播第一乐章,他的音乐作品除一部序曲和一部弦乐五重奏外均为交响曲,共10部。这些交响曲气势巍峨,色彩明朗,兼用古典派贝多芬和浪漫派舒伯特的传统技巧,以及古代众赞歌的手法和后期浪漫派的音调,内容多数描写精神世界。布鲁克纳他对瓦格纳敬仰备至,3部弥撒曲和第一交响曲在和声、配器方面深受瓦格纳影响,第3交响曲以瓦格纳为标题,第7交响曲结尾是悼念瓦格纳之作;但其作品在生前多遭冷遇,他去世后多年才渐受重视。第一乐章引子从弦乐声部奏出柔和、蹒跚的旋律开始,这个旋律逐渐减弱消逝时整个乐队(除了定音鼓以外)突然爆发出一个上行的富有节奏的段落,随后铜管乐奏出圣咏般的合奏呼应着这个段落。然后前面的段落又回来了,而且定音鼓也加入到了齐奏中,速度逐渐加快,引出中提琴和大提琴上的主部主题。抒情主题由第一小提琴奏出伴以弦乐器的拨奏,后接木管乐器上的新主题由弦乐器演奏的切分节奏伴奏,接着又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段落,然后逐渐减弱进入展开部。BM80重播这个乐章的音乐气氛和对突如其来的动态、宽且深的场面营造、弱音细节的刻画都可给予近乎满分的高分,以往在很多系统中重播这张唱片,其实并不能感受到录音效果有多好,贫乏的旋律更难体型音乐有多深刻,但通过BM80的重播,这些印象都得改观了,从此我需要反过来看,用这张唱片测试器材是否能把漫长乏味的旋律线重播得不沉闷,把突如其来的动态重播得足够吓人,只有那样,才算真正能够表达出布鲁克纳交响乐的精彩之处。


换上爵士乐专辑《Hivomi Spiral》又如何呢,这张日本爵士乐手上原广美的专辑,虽然编制简单,但从这张唱片中,我体会到了BM80的另一项本领,就是全频段的细节都非常丰富,对音色的描绘亦极其深刻,尤其对及细微讯号的发掘更是出色。BM80就像是把细节都放大了般,把乐手所有的技艺与演奏音乐的投入不吝啬地展现出来,而营造出自由奔放而热烈的现场气氛,我不禁大呼过瘾。值得一提的是,BM80的低频反应与高频协调一致,因此低音大提琴的拨奏弹性十足,钢琴的颗粒之明确,纹理之清晰绝非一般小型音箱可比。此时我可以听到很自然、很丰富的细微残响与空间回荡感。BM80轻而易举就表现出很棒的空间感,但更棒的是,高频依然十分轻松,例如衬底的和弦声部BASS弦乐弹拨声,感受得到清脆华丽的光彩,却完全没有生硬烦躁的不悦。细节丰富又听起来轻松舒适,正是BM80音质的过人之处。偌大的音响系统,所呈现的每一个节奏传来都是清清楚楚、扎扎实实、一丝不苟、迅捷无伦,低频不仅收得快,冲击力又强,可见内置功放的有源设计,的确把低音控制得服服贴贴,低音的轮廓与弹跳感之强烈都令人叹服。



总结


通过BM80听了一个下午的音乐,其强悍的音响性能和美好的音乐气质兼收并蓄,音质如鉴听器材般直接无个性,对音色也不多加额外的修饰,而且音乐快慢与强弱落差的刻画都令人以为是标准的监听音箱所为。呈现音乐丰富活泼的律动感,还有完美的均衡与和谐,皆令人无比陶醉。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