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吉他演奏家杨雪霏谈新专辑《中国素描》

文/学明



旅英古典吉他演奏家杨雪霏小姐终于在8月30日晚,从广州大剧院开始了她的2020中国巡演,在经历过一段特殊的困难时期后,这对于国内古典音乐圈而言,如同注入了一支强心针般具有积极的象征意义。在演出后的第二天,我有幸采访了杨雪霏。

积极面对疫情的困难

众所周知的原因,杨雪霏原本计划2月份的中国巡演,被迫推迟到8月中旬,但好事总是多磨,因为航班、归国隔离等等原因,演出再度推迟到了8月底,才从广州开始了全国巡演的行程,包括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也被延迟到9月份。然而,原本计划今夏在澳大利亚、10月份在英国,明年1月份在美国的演出,也被不确定的因素取消了……
面对这种世纪一遇的疫情,对艺术/音乐界的影响同样是巨大的。疫情当下,音乐家们又如何面对的呢?常说音乐是人类最好的精神食量与情绪抚慰剂,因此即使条件再困难,人们总离不开音乐。于是,不少音乐人都曾举行线上音乐会直播。但线上演奏却要面对很多新的困难,独奏还好,不存在乐手之间合作的困难,对于乐团而言就是难上加难了。首先是网络延时的问题难以协调,其次演奏时缺少身体语言、眼神的交流,缺少现场听众的氛围,种种因素将导致演出质量受到影响。再则,相比现场音乐会的专注聆听,线上听众数量或许更庞大,但用心感受音乐的听众量却是个未知数,或许更多是在看热闹而已。尤其在国外,音乐市场停摆半年堪称是灾难性的打击,不能演出没有了收入,很多音乐厅和乐团由于开销庞大都陷入了经济困难,甚至破产。


古典音乐圈毕竟不能像网红那样轻易讨好观众,古典音乐是严肃的艺术,需要长期的技术与精神层面的沉淀,才能呈现出高质量的演奏,同时更需要高质量的画质与音质相配合,才能完成高质量的线上直播,这都对演奏家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幸好吉他本来就带一点沙龙乐器的感觉,因此线上直播比较容易营造轻松的氛围。

而且这趟回国巡演,当然也不例外需要经历入境隔离的措施,回国前就因为这件事恐惧了两个月。幸亏,在隔离期间安排了两场国内线上平台的直播,才缓解了情绪。另外,也恰恰因为吉他可随身带随时演奏的原因,隔离期的前两晚因为时差和焦虑的原因难以入睡,于是拿起吉他轻声练习起巴赫两首组曲,让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也因此才得以在隔离期间保持高质量的练习保持状态。

一些唱片背后有趣的故事

其中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唱片背后的故事,比如CD2中有一首谭盾创作的《七个愿望》,谭盾创作这首现代风格的音乐的时候,就是作为迷你戏剧来写的,因此动态对比特别大,音乐极富戏剧性。这首作品给了杨雪霏演奏上很大的发挥空间,但在第一段的时候,其实有一个脚跺舞台板发出来的低频声音,但录音的时候舞台上铺了地毯,无法跺出声音来,于是只好录完吉他声之后再补录踏台声。但就那么凑巧,杨雪霏当天穿了一双休闲鞋,无法踏出满意声音来,恰好录音助理穿了靴子,于是让她踏台才完成了录音。

▲琴和人一样都有各自的性格,我的每一张唱片都会根据曲目风格选择不同的琴,这样才能表达出最佳的效果。而《中国素描》专辑就用了三把琴,作为音响迷的你,都听出不同琴的音色区别了吗?

另外,在构思这张专辑曲目的时候,也曾考虑过演奏一些经典的作品,比如《春江花月夜》、《梁祝》等等,但以往是独奏的形式录音,这次想做一些在保留民乐味道的基础上中西合璧的尝试,于是请了几位嘉宾一起,比如张维良老师的笛子、袁莎的古筝等等,整张唱片策划很有想象力,也更能表达杨雪霏对诠释中国作品的热情。比如吉他和古筝合奏的《长相思》,两种分别来自中西方的乐器音色虽有一点接近,却又有微妙的区别,音乐中两部乐器旋律绞缠在一起,恰好表现了音乐中两位好朋友相互的思念缠绵之情,带来的感觉非常棒。

大家有没有发现唱片的封套设计有些特别呢?当时我发现国家大剧院旁边始于明朝的石碑胡同外的马路很特别,一边是现代化的大剧院建筑,另一边是充满地道北京气息的老胡同,恰好路上又没有车辆,于是就提上吉他,模仿Beatles那张经典的《Abbey Road》拍了这张照片,也寓意着从古老跨越到现代的感觉。

多方合作促成这张独具意义的唱片

因为作曲家、指挥家傅人长先生就是厦门爱乐的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专辑中CD1第1首《可爱的一朵玫瑰花》与CD2第5首《梦中的鼓浪屿》两首曲子都是他为我创作的,因此顺理成章和厦门爱乐的合作演绎了这两首音乐。这次的合作也是源于2018年的一次交流碰撞,因为傅先生本身就很喜欢古典吉他,而雪菲又希望能在演出中尝试一些中国元素,于是傅先生就写出了这两首作品。而且,非常难得的是傅先生特意将吉他独奏的部分留给了自由发挥的空间,令杨雪霏的吉他更具想象力、意蕴更深刻。

▲杨雪霏的新专辑《中国素描》已于8月7日全球发行

其实,一直以来古典吉他要和管弦乐团合作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绝大部分的古典吉他唱片都只能独奏或小编制演奏。但正是这次的契机,成就了新专辑中两首丰满、宏伟的中国作品,是一次非常难得而且意义深远的合作。新专辑《中国素描》的录音早在2019年11-12月份就完成了,那次回国也恰逢与黄蒙拉一起宣传新专辑《弦舞》。整个录音的过程有国内资深录音师李大康操刀,回想起20年前自己的第一张唱片也是出自李大康之手,20年一个轮回又走到一起,新专辑更多了一份纪念价值。

说到现场演出,杨雪菲对广州大剧院大厅的演出效果还是非常满意的,在大厅中独奏能带来小空间所没有的自然空间感,令乐器演奏的动态表达更从容。这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尤其对于技术水平顶尖的吉他演奏家而言,心到手到才能够轻松游走于细腻的线条,又能爆发出强烈的动态,这种演奏的感染力是在小空间中无法比拟的。

聊到这里,大家是否感觉到杨雪霏其实对音响效果有很高的要求呢?是的,她不但对聆听效果有很高的追求,尤其对录音效果也建立了近乎苛刻的高度。由于吉他演奏有很多讲究细节的技巧,因此她本身很在乎演奏和录音时能否把这些细节完美地呈现,比如在《中国素描》这张唱片的创作、演奏、录音甚至后期制作,甚至封套的摄影与设计的过程中,她都几乎全程参与其中,相当于自己为唱片做监制,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杨雪霏对音乐演录质量的极致追求。

这是一张自己期盼已久的中国作品集

《中国素描》是首张全中国作品的双CD专辑,作品积累了超过20年,而且时间跨度从汉代到当代、曲目也很丰富,有古曲、民间小调、流行歌曲等,表现形式多样,包括了吉他独奏、与古筝和箫的二重奏、与厦门爱乐的协奏等等,希望能够用这张中国作品集回馈祖国,并用自己手上的古典吉他,向世界积极推广博大精深的中国音乐。


然而,古典吉他自身的曲目不如钢琴、小提琴那么多,而为这种西洋乐器创作的中国音乐曲目更是少之又少。要想演奏中国曲目就必须要重现改编创作。从1999年的第一张专辑《杨雪霏:古典吉他》开始,杨雪霏就没有停止过这项工作,她不但大量改编了中国音乐,最为著名的当数《梁祝》及《彝族舞曲》,同时还邀约傅人长、陈怡等作曲家创作。经过漫长的创作积累,成果得来不易。哈萨克族民歌《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是作曲家、指挥家傅人长特别为杨雪霏改编创作的一首吉他与管弦乐团协奏曲;《长相思》与《新渔舟唱晚》是与古筝演奏家、教育家袁莎合作的作品,袁是杨雪霏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好友加室友,两位好友将各自的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演奏出水乳交融的效果,两种讲求气韵的乐器交织在一起,营造出意境深远的中国韵味;与洞箫名家张维良合作的《胡笳》,那清透的箫音与吉他的深沉,重新演绎了响有余兮思无穷的意境。

吉他选择了我

杨雪霏被《BBC音乐杂志》评选为世界6位顶尖古典吉他演奏家之一,更跻身英国权威电台Classic FM所评全球“一百位最佳音乐家”之列。2017年5月《吉他手》杂志评选她为“50位最佳女性吉他家”(其中仅有的三位古典吉他演奏家)之一。杨雪霏7岁开始在呼家楼中心小学开始了吉他的生涯,她是第一位以古典吉他专业进入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也是中国进入音乐学院学习吉他并取得吉他学士学位的第一人,更是首位取得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研究生全额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赴英随Michael Lewin米高•卢因及John Mills约翰•米尔斯修读研究生课程。2002年,取得由英国皇室成员颁授的演奏家文凭、研究生文凭及院长特别奖。毕业之后,她签约英国古典音乐经纪公司Askonas Holt,长期旅居英国,演奏会足迹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成为在国际舞台成功开创职业演奏生涯的第一位中国吉他演奏家。杨雪霏以唯美的室内乐独奏风格征服观众,是目前国际舞台上最活跃的古典吉他演奏家之一。


送给琴童们的一句话:


沉浸在音乐的海洋里,不要局限在吉他的小岛上。

我坚信:古典吉他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乐器,古典高雅、弹唱通俗都可以兼顾,是一种特别多元的乐器,而且门槛不高、入门容易。

音乐是人类灵魂最忠实的伴侣,它永远不会背叛你,永远最忠诚!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