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宝”雅洛斯基


暂无

文/史君良

二战后,英国乐坛盛行古乐之风,舞台上复兴巴洛克时期的歌剧、神剧、康塔塔等之作品,如格鲁克《奥菲欧与尤丽狄茜》、蒙特威尔第《波佩亚的加冕》、亨德尔《凯撒大蒂》、巴赫《圣母颂歌》、莫扎特《牧羊人》、珀塞尔《艺术的子弟来临》、道兰《眼泪直流》等,这些作品多以高男高音为主角。这要归功于英国高男高音A.Deller戴勒(1912-1979)率先倡导和歌唱艺术。



戴勤之后,国际乐坛先后涌现出许多优秀的高男高音后起之秀,如美国的R.Oberlin奥伯林、D.Lee Ragin李拉金、D.Daniels丹尼尔斯;J.Bowman英国的鲍曼、D.Chance钱斯、R.Blaza布莱扎;法国的H.Ledroit莱德罗伊特、P.Bertin柏尔廷、D.Guillon吉伦;意大利的B.Lazzara拉扎拉、A.Manzotti曼佐蒂;德国的R.Popken波普肯、A.Scholl绍尔、加拿大的D.Taylor泰勒、M.White怀特;巴西的E.Cordeiro科尔戴洛;日本的B.Asawa阿萨瓦、Yoshikazu Mera米良美等。其中,法国的Philippe Jaroussky菲利普·雅洛斯基的崛起颇为传奇,他那天籁之声,震撼人心,被誉为“法国国宝”。



雅洛斯基的祖先在俄罗斯革命时期逃亡到法国,父母都是古典音乐爱好者,母亲是M.Callas卡拉斯的粉丝。雅洛斯基1978年2月13日出生于法国Laffitte拉斐特,在家庭音乐环境熏陶下,雅洛斯基从就小喜爱音乐,11岁进入巴黎音乐学院早期音乐系主修古小提琴,勤快好学,学业大进。

一次,他在教堂听音乐会,听到高男高音Fabrice.di.Falco法布里切·迪·法尔科的演唱,他惊动不已,那清澈秀丽的歌声多美呀,他想学。于是1999年18岁的雅洛斯基改学声乐,师从Nicole Fallien尼科莱·法琳。或是音乐胎教之故罢,天资过人的雅洛斯基学唱突飞猛进,很快就学有所成,三年后,雅洛斯基开始展开正式的职业演唱生涯,四处演出,一鸣惊人,大受欢迎。俄罗斯媒体鼎力推崇这位有俄罗斯血统的高男高音新贵,出道初期就获奖无数,如2004年法国“音乐胜利者”“年度新人奖”、2007年“年度最佳歌手奖”、2008年“年度最佳录音奖”、2009年“萨尔·克洛大奖”、2010年“年度最佳歌手奖”、2007年“胜利公司”维瓦尔第咏叹调“金唱片奖”、2008年德国“古典音乐回声奖”、“年度最佳歌手奖”等。



名声在外的雅洛斯基对自已要求很高,在生活上为了保护嗓子,不抽烟、不喝酒;在曲目上绝不选唱自己力所不及的作品,明智之举值得一赞。

至今,雅洛斯基录有三十多款CD,制作认真,音乐与音响皆佳,声音扎实、纤细、圆润、明亮、柔和,有水份、有层次、有透明感、有临场感。如2000年蒙特威尔第《波佩亚的加冕》、2001年维瓦尔第《卡托内在乌蒂卡》、2002年维瓦尔第《真理出于考验》、2002年独唱音乐会《费拉利作品集》、2003年亨德尔《阿格里皮娜》、2003年独唱音乐会“莫扎特音乐会”Virgin、蒙特威尔第《道德与精神之林》、2004年维瓦尔第《愤怒的奥兰多》、蒙特维尔第《奥菲欧》、2004年独唱音乐会维瓦尔第《贞洁的康塔塔》、2005年维瓦尔第《格里塞尔达》、2005年独唱音乐会《真福圣母玛丽亚》Virgin、2006年独唱音乐会维瓦尔第《英雄咏叹调》Virgin、2007年独唱音乐会卡雷斯蒂尼《阉人歌手的故事》Virgin、2007年巴赫《圣母颂歌》/亨德尔《天主如此说》Virgin、2007今维瓦尔第《圣母悼歌》、2009年独唱音乐会《法国歌曲集》Virgin、2010年《苦难的祷告》Virgin、2010年独唱音乐会巴赫《歌剧咏叹调》Virgin、2010年维也纳的热情《阉人歌手咏叹调》、2011年维瓦尔第《埃尔科莱在泰尔莫唐特》Virgin、2011年福雷《安魂曲》、2012年法里内利《波尔波拉咏叹调》、2013年佩尔戈莱西《圣母悼歌》、2016年巴赫-泰勒曼《圣神康塔塔》等,都是上乘之作,值得藏赏。

从CD所听,雅洛斯基的声音条件太好了,那宛如天籁般的嗓音及天生过人的音乐表演力,使他唱什么都行,很会用声、很会用脑。特别是巴洛克时期的作品,他唱来古色古香,惟妙惟肖。尤其是维瓦尔第及斯卡拉蒂的音乐更是美轮美奂,卓然一格。他的演绎,真有“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之感。在慢板中,用声连贯、乐句方正、行腔流畅,衔接自然,音色柔美,情调细腻,意境古雅,始终保持着纯正的巴洛克唱风;在快速花腔华彩乐段中,那高难度很大的高音区装饰性花腔技巧,运腔灵便、轻松,声音华丽、明亮,运转灵便、机敏,唱凤雅致、秀丽,表现得出神入化、精彩绝伦,令人叹为观止。他的花腔技巧比次女高音C.Bartoli芭托莉更为自然、流畅、清澈、连贯,没有她那么夸张火爆。

高男高音在中国鲜为人知,音乐学院没有这类专业,演艺团体没有这类人才,音乐学者没有这类专著,观众没有机会观赏到这类演出。雅洛斯基联同威尼斯巴洛克乐团于2014年4月赴北京演出时,引起震撼,国人以好奇之态观赏后目瞪口呆,唱歌竟然也可这样唱。

雅洛斯基正值当唱之年,前途无量,他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