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女人香——瑞士HSE Swiss Masterline 7唱放


文/赖英智



历史记载在乾隆皇帝的40多个后妃中,有一位容妃是来自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女子,民间称其为“伊帕尔罕”(意为香妃),至今仍有新疆的薰衣草厂家以此为品牌。有关香妃的传说很浪漫,小说中形容她“玉容未近,芳香袭人,既不是花香也不是粉香,别有一种奇芳异馥,沁人心脾”。香妃真的可以“不假熏沐”就“体有异香”吗?近代科学研究,认为维吾尔族习惯佩戴以沙枣树花作香料制成的香包,这种来自西域的花在中原很少见,而常年佩戴香包使身体气味和香包融为一体,也就误认为香妃身上自带香气。不管是体味特殊,或者香味来自外部,都是个难解之谜,而乾隆皇帝被迷得神魂颠倒,对容妃宠爱有加。



但只要看过、摸过、听过瑞士HSE Swiss Masterline 7唱放,它所散发出来的致命吸引力却是真真切切的。HSE Swiss的故事要回过头来从著名的录音室品牌Studer说起。

话说1948年瑞士设计师Willi Studer在苏黎世创办了Studer公司,最早生产示波器等仪器,1951年以美国进口的录音机为基础研制出自己的第一台产品Dynavox,并用Revox品牌进入民用市场。Revox与专业品牌Studer的核心电路基本相同,但为普通消费者设计的Revox以较低价格出售。从一开始Studer的重心就集中在研发和生产盘式磁带录音机,公司理念是追求最高的精准度,所以尽可能生产所有能自己生产的零部件,他们陆续在黑森林地区生产马达、电路板、喇叭单元,甚至开设电镀工厂。该公司最著名型号之一A77在1967年推出,除了从电子管转向晶体管时代,A77凭借着3马达驱动与长寿命合金磁头等技术,让Studer/Revox成为高端盘式录音机的代名词。录音机的销售一直持续到1990年代初,之后逐渐被数字录音机取代,于是Studer转而研发发数字调音台,又开创另一片蓝天。


1989年,创办人WilliStuder 从当时有超过一千五百名员工的公司退休,由于后继无人, Studer-Revox 集团被出售给了Motor-Columbus AG( 位于德国巴登的能源供应公司),1991 年整个集团又被拆分为独立的 Studer、Revox 和制造部门。1994 年分拆后的 Studer 被哈曼国际工业收购,Revox 则卖给瑞士私人投资机构,位于德国的工厂陆续被关闭,Studer 移至英国,并与制造调音台的 Soundcraft业务合并。哈曼在 2016 年关闭了伦敦附近小镇 Potters Bar 的工厂,将分散的业务转移到中国、匈牙利和美国,Studer 等于只剩品牌的空壳子而已。公司变动期间裁掉了一千多名员工,其中就包括在 Studer 担任开发工程师长达 33 年, 负责多个项目并领导研发团队为 Studer、Soundcraft、Harman等公司拿下14项世界专利的Robert Huber。



德国慕尼黑有位科学家也叫Robert Huber,是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然而同名的两个人境遇大不相同。从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公司被资遣,52岁的Robert Huber失魂落魄在街上游荡,他知道中年失业很难再找到工作,因为以他丰富的资历多数公司都无法负担其高昂薪资。迫于无奈,Robert Huber决定再次创业,而且很快就得到了回报。实际上1987年Robert就曾创立了Hard & Software Engineering Huber(HSE Huber)公司,主要开发用于原声吉他的均衡器,公司只存在很短时间,但他们所推出的传奇EQ-1 StudioEqualizer 录音室均衡器却一战成名,成为录音界炙手可热的珍品。再创业之后,他把公司名称由 HSE Huber改名为HSE Swiss Huber,最初目标仍是用于录音室的麦克风放大前级,但资金充裕的录音室并不多,让Robert Huber 把目光转向“钱力无穷”的家用 Hi-End音响市场。



这位看起来就很“科学”的天才工程师,还会钢琴、管风琴和长号等乐器,甚至指挥了一支业余铜管乐队,音乐一直是他最大的热情。除了音乐之外,Robert对所有电子产品都情有独钟,最早从修理入行,然后开始实验和制造仪器设备。在Studer期间,Robert负责录音机和模拟调音台的研发,同时晚上到苏黎世理工学院继续深造,最终获得电子与电气工程学位,自1997年以来,升任全球研发项目团队负责人。

Robert最早联手Gear Sluts和Major Dom等工程师一起创立HSE Huber,原因只是想做一些Studer不感兴趣,而他们会乐在其中的东西,他们设定一个完全超出当时技术极限的目标然后实现它,这就是为什么EQ-1后来成为经典传奇的关键,因为其他以商业目的开发的产品永远无法实现那样的功能和效果。EQ-1带有4个通道的纯模拟EQ调整,内置低通和高通截止滤波器,可从10Hz-30kHz进行精确的频率曲线微调。Robert说,纯模拟的EQ-1在任何频段调整都能准确控制相位飘移,其精度甚至可以和今天最先进的数字均衡器媲美。我们知道音响系统中的相位很抽象,涉及到很多相关的问题,如电路中相位、电源相位、音箱单元相位、录音话筒拾音相位等等。由于这个话题和本文主角Masterline 7 唱放有关,我们简单介绍几句。



通常情况下,我们认为“绝对”的相位对于人耳来说是不可闻的,就像绝大多数人都只有相对音感,听不出声音的“绝对频率”一样。因此EQ带来的相位失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无关紧要,被人们讨论得也很少。但是当我们遇到相位相关(Phase Related)的信号,或者采用平行处理时,两个信号之间的相位差就会立即带来非常不同的听感。因为人耳靠相位差判断声音方位,即使是一点点的相位差也会产生明显差异。最小相位EQ(Minimal Phase Equalizer)带来的相位失真很容易理解:EQ曲线的斜率就是它带来的相位偏移。EQ曲线越陡的频率,相位的偏移就越多(相位偏移最大可能到360°甚至更多),不管是Shelf型EQ或Bell型EQ都一样。许多录音教程建议不要使用最小相位或模拟EQ,而是使用线性相位(Linear Phase)EQ,它在改变频响的同时会保持全频段的相位不变,这样就不会导致EQ的频段里发生相位抵消。实际上厉害的录音师,善用左右声道相位差形成的哈斯效应(Haas Effect),反而可以适度增加声场的宽度和深度,给音乐带来更丰富的听感。

二次格莱美奖得主,汉堡Maratone录音室的老板Florian Sikorski评价说,这是他使用过声音最纯净通透,失真最低的均衡器了。Robert说为了达到上述目标,EQ-1的电位器、旋钮都是特别订制的仪器级元件,组装机器时旋钮与标签非常精确匹配,录音时根本不用担心各种误差,只要把注意力放在表演者即可。Robert认为音乐演奏是艺术,而艺术价值常在瞬时发生,必须保留所有瞬间表情才能体现艺术。现代录音师有更多便利工具,更多可操控的效果器,反而忽略了模拟时代音乐家与录音师的共同努力,所以到今天,很多发烧友依然认为模拟录音听起来更有音乐性。很可惜EQ-1只生产了50部,Robert说虽然他们可以以备份零件再制造一些EQ-1,但团队最终决定把备份零件留于服务客户,重新让HSE再铸辉煌,设定目标打造世界上最好的麦克风前级放大器。前级没看到,金光闪闪的Masterline7唱放却让全世界顶级发烧友为之疯狂。


Masterline 7唱放延续了EQ-1录音室均衡器的设计理念,它并不是全世界最昂贵的唱头放大器,Hi-End领域中没有最贵只有更贵,但它绝对是世界最安静的唱放,没有之一!Masterline 7使用了EQ-1的增益级和零欧姆输入级技术,噪声系数仅为0.6dB,标示的等效输入噪声(Equivalent Input Noise,通常用于测量麦克风噪音)低至-144dB,绝对是难以突破的天花板!HSE的瑞士邻居巅峰Soulution向来以傲人的参数闻名,他家的旗舰755/750唱放,标示讯噪比为100dB,已经够可怕了,Masterline 7还更胜一筹。发烧友心目中的神器FM Acoustics 223唱放,EIN噪声为-137dB,依然不敌Masterline 7。噪声越低,越能听到刻录在浅浅唱片沟纹中的所有细节,所以试听Masterline 7唱放的第一个感觉往往是背景好安静啊!然后是空间里的细节好多啊!



EIN噪声一般是由于电子元器件工作时产生的热噪声引起,为此HSE只使用目前所知最好的组件,例如来自瑞士的ELMA电位器、Goldpoint纯金旋钮、日本NKK拨杆开关、松下与WIMA的电容、瑞士Neutrik与Schurter的接插件,买不到的线圈就由HSE自己缠绕。为了保证最佳的线性,所有电子元件均以手工挑选和匹配,最大偏差仅为0.2%(一般工业标准是5%)。为了达到终极的不妥协的声音,Masterline 7采用非常彻底的双单声道设计,左右声道完全独立,有各自的增益、阻抗与容抗调整。整机使用了12个HSE设计的分立A类增益级,2个零欧姆A类超低噪声唱头放大模块,达到82dB的总增益,即使面对<0.2mV的极低输出MC唱头也不再需要升压变压器。更厉害的是Masterline 7增益从0至82dB可调,多达37级,几乎就是当成前级使用了。


要知道多数唱放能达到72dB的增益已经不错了(如FM Acoustics 223),增益越大噪声越高,而利用针杆带动线圈切割磁力线产生电压的动圈唱头,某些产品因为线圈比较重,甚至输出电压低至0.1mV,与输出高达5mV的MM唱头有天壤之别,它们需要更大的放大增益。通常解决方式是先经过一个变压器提升电压,不同品牌的声音与价格同样差异很大,还有阻抗匹配、放大倍数等问题。HSE的Masterline 7唱放要克服一大堆的干扰,既做到极高的S/N比,又要做到极高的放大率,想想都觉得太厉害了,不愧是Studer的血统!Masterline 7唱放提供从7.5-1.2k ohm的24级唱头阻抗匹配,原厂说它们已根据Benz、Lyra、XYZ、Ortophon等唱头进行了优化。竞争对手FM 226唱放的MC唱头输入阻抗只有180/90/45/35 Ohm四段选择,显然HSE可以变化的声音面貌更多样。个人觉得不一定需要完全匹配,因为完全匹配时电压剩一半,好不容易得到的放大率又损失了,所以建议可选高一些的阻抗来搭配。有点像前级会刻意降低输出阻抗,而后级却努力提高输入阻抗一样,未必完全匹配就最好,还得根据不同系统实际用耳朵来调整。


具有仪器般外观的Masterline 7唱放,以整块铝合金铣削出机箱,具有百分百的EMC电磁屏蔽效果。机箱铝板厚达20mm,设计寿命至少为30年,面板和防振底座同样由实心铝块铣削而成,所有可见的铝部件都经过阳极氧化处理,印刷也是在阳极氧化层下进行的,以保证长久如新。我访问过另一家瑞士音响公司,它们认为德国材料还不够好,所以HSE连螺丝都以瑞士产的INOX A2(302)不锈钢制作,最后再镀上纯金。

分体式电源内置具有静电和电磁屏蔽功能的环形变压器,所有讯号路径都用专为HSE订制的特氟龙纯银接线。每台Masterline 7唱放组装完成后,还得经过一周的持续硬化和成熟测试,以确保最佳音质与稳定质量。黄金的原子序数79,符号Au,所以HSE把黄金称为AU79,在Masterline 7唱放内部的PCB电路板、开关和连接插件都镀上纯金。面板旋钮等机械部件镀上960纯金后还要经过手工抛光,光亮如镜的程度令人赞叹,左右两个大旋钮可以映照出房间中的所有景物,我看过一些德国产品的镀金工艺,在HSE面前都弱爆了。为什么HSE强调是960纯金?原来金箔加工厂是用999纯金金锭为原料,但纯金不能直接用来当涂层,需要熔入银和铜使金的纯度为960,从如此细节可知设计者Robert吹毛求疵的程度。



HSE还强调它们的产品完全在瑞士手工组装,符合奢侈手表行业使用的新“Swiss made”标准。瑞士制造不仅是一个标签,它代表了瑞士人通过概念、工程、材料、组件、生产、最终组装、测试和服务生产最高质量的思想。我们知道手表上的原产地“Switzerland”或“Swiss made”代表着瑞士制表艺术,消费者通常愿意多付代价,因此过去某些小品牌搭便车,却破坏了瑞士制造的良好声誉。根据瑞士《商标保护法》,政府可以应行业的要求定义瑞士原产地标志的条件,2013年通过的法律规定,至少60%的制造生产在瑞士进行,手表上才能标注“瑞士制造”。HSE与钟表行业无关,但如此坚持却让它们与劳力士(Rolex)、浪琴(Longines)、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爱彼(Audemars Piguet)、万国(IWC)、积家(Jaeger-LeCoultre)、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宝珀(Blancpain) 等瑞士奢侈品牌站在同一线上,好聪明的做法啊!Masterline 7 的功能非常完整,除了左右独立的阻抗调整,还能调整容抗,33pF至680pF有12段。此外,Masterline 7的规格也十分惊人,象是频率响应广达1.5Hz至150kHz,串音(分离度)大于120dB,总谐波失真居然是“无法测量”!瑞士巅峰Soulution的755/750唱放立体声分离度60dB,FM Acoustics为70dB,HSE是如何做到120dB的?我不知道,具体表现在听感上就是声场开扬广阔,定位明确浮凸,微动态起伏鲜明,细节四处弥散,仿佛舞台上的薄纱被掀开了,小至钢琴独奏大到管弦乐齐奏,一切都历历在目。


对未经训练的普通人来说,人耳在最敏感的500Hz~2kHz范围,所能感知到的频率变化一般是0.2%。THD(总谐波失真)是个不太敏感的指标,低次谐波失真能被感知的变化最小量一般在1%上下。而分离度一般要高于20dB,才能获得较好的立体声效果,看起来Masterline 7的标准超越太多了。早期的黑胶唱片动态范围大概只有50dB左右、失真约为1~2%,有效频响范围可达40~16kHz,分离度为30dB,很显然无法满足人类耳朵。随着电声技术不断发展,70年代之后计算机控制刻录、先进工艺制版、自动槽距调节、自动压片等工艺被广泛应用于黑胶唱片制作,新的LP一致性更好、有效频响范围增加,录音直刻唱片动态可达到70dB。但重播的音响系统却始终制约,唱针必须划过唱片沟槽才能读到刻录的波形,而在过程中唱头、唱臂、转盘等部件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机械振动,加上空气中无处不在的灰尘。都让黑胶重播很难达至完美。现在为了满足唱头的循迹性能,设计者不断减少唱臂质量,并提高唱头的顺性,甚至使用单晶宝石唱针来解决谐振、跳槽等问题。为了减少震动,设计者用压缩空气或磁铁将转盘“悬浮”起来;为了解决唱片在转盘上的打滑和翘曲现象,采用真空泵将唱片吸附到转盘上……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做不到。HSE这种大幅超越现行标准的设计,确保今后数十年不论黑胶系统有如何的技术突破,它都能轻易配合。

目前HSE共有三部产品,Masterline 7是中坚主力,往下有较便宜的Referenceline 7,体积与外观简化,功能同样强悍。例如EIN噪声为-142dB,串音大于90dB,输入阻抗10-2530k ohm(256级),输出电压30-75dB(一级5dB可调,最大输出84dB),总谐波失真率仅0.0007%,放眼整个音响界仍是天花板级别产品。往上还有一部Masterline 7的VAREQ(曲线可调)升级版本,在顶盖上多了四个ELMA调整旋钮,发烧友可在左右独立的12段roll-off和12段turnover之间自由切换,找到自己喜欢的声音。RIAA曲线补偿调整使用高精度无源滤波器(由88个金属膜电阻构成),加上4个真正平衡的A类均衡器进行线性化控制,其余参数与Masterline 7相同。


黑胶唱片刻制时由于低音的摆幅过大,需要动态压缩以减少空间,播放时再按衰减曲线还原。RIAA曲线是美国唱片协会标准,立体声录音早期多家唱片公司都有其各自曲线,互不相让。RIAA曲线解释起来比较麻烦,简单的说,我们取20Hz、1000Hz、20kHz三个点,放大时20Hz比20kHz多40dB左右的放大率,1000Hz也比20kHz多20dB左右的放大率,愈低的频率需要愈多的放大率,频率愈高放大愈少,最后才呈现出平坦的频率响应。实际上呢?各唱片公司都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因而促成了各自不同的声音风格,例如Decca的动态与低频比较饱满凌厉,Philips比较温暖婉约等。对多数人来说,忘了那些曲线吧,乖乖听音乐就好,除了你愿意多花十几万元买部Masterline 7的VAREQ升级版本,否则欣赏不同唱片公司的声音风格也是重要乐趣呢!



故事的最后是Robert再创业之路有幸运之神眷顾,他在慕尼黑的贸易展览会上展示了HSE首批产品,被日本代理商看到了,东京音响展中Masterline 7唱放搭配TechDAS Air Force Zero空军零号气浮唱盘亮相,惊人的效果瞬间爆红,HSE的唱放开始腾飞。目前HSE有两名员工慢条斯理的进行生产,每年产量只有二十几部,Robert说即使生意再好他也无法增产。另一个原因是Robert着手一个新项目,他正在设计可以插入不同设备的终极前级放大器,他不想停滞不前,他要让致命女人香迷倒更多的超级发烧友。


总代理:瑞之声上海音乐音响中心(021)56317880/13801629000
定 价:¥56万元(标准型) ¥66万元(带VAREQ)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